2008年6月23日 星期一

okay? okay!



現在是令人驕傲的早晨6點13分.
最近我莫名奇妙的開始了早睡(十點以前倒下)和早起(六點以前起立)的小學生作息,雖然對自我的人格開始感到一點點驚慌,但是真的稍稍體會到對生活擁有活力的感覺
就是那種一打開門松鼠跟鳥就會跟著你一起歌唱並且合力幫你把衣服穿好那樣!(自己難道就沒辦法綁大蝴蝶結嗎?)

說到音樂這件事

前天我們一起在我家錄製了最新作品的demo,照片是台柱wama姑娘正在錄製吉他時的模樣

這首歌歌名暫取為"okay",不過應該就是叫做"okay"

雖然還不清楚wama寫的是什麼,不過我對這首歌的感覺是比較像剛下過雨的下午
怎麼說呢... 像是潮濕的明亮那樣吧
這個感受應該是跟我的心情有關係,很多人一定都有過那種抱著"拼了!"的心情
不管是夢想,工作,愛情,甚至是為了不讓誰失望而奮力一戰,抱持著這樣的覺悟去行動
但是當最後,當自己拼命的跑阿跑阿跑到最後,卻突然出現一堵圍著鐵刺的高牆,這可能是誰傷害了你,也可能是整個環境都在讓你失去信心,這種時候身邊只剩下濃霧般的孤獨還有很多很多眼淚。
我的經驗是,我很生氣,我只想傷害傷害我的高牆,結果卻只是讓自己更無力而已,所以想通了,爬過去吧,雖然爬過去很痛一樣是遍體麟傷,但是至少爬過去了,爬過去以後什麼都沒關係了,繼續拼了!全身是疤或許可以讓人更成長
被傷害過但一定也傷害過誰,那還計較那麼多幹麻雖然還是要計較一下,拼了就是要拼到死那樣。
不過等等...這首新歌並不是慷慨激昂那種,節奏是輕快的,有點愜意的,不是大喜大悲那種。對我的感受來說,像是用淺淺的笑容去看發生過的事情,然後抿個嘴,眉毛到位眼神堅定的跟自己說ok!繼續跑吧!
這就是當這首歌作好時我明白了的。

聽過demo的版本以後覺得鼓還有些地方可以改進,然後我真希望可以拿到一件t桖上面寫"其實我不喜歡節拍器。"不過當然不希望是在綠島或是西子灣的地方買到,那個"我怕老婆"跟"老公怕我"的衣服是怎麼回事!?我不希望旁邊擺著我的"其實我不喜歡節拍器",太吐了。

錄完以後我們一起去了旁邊的光榮碼頭拍了簡單的團照,風光明媚的港邊有很多親子在那邊騎腳踏車,但是另外一邊我看到有一堆垃圾在港邊飄阿飄的,一堆,一大堆,垃圾!希望大家在跟上流行的時候也一定要尊重自己一下,不是別人喔,是自己,把垃圾帶回去,不然下輩子那些東西一定塞在你屁眼裡,很噁爛。


感謝波力港主唱林小虹在前往錄音前撥空替我們拍照,雖然她這次沒下到水,但是以後還有很多時間相聚,會有機會的!

還有感謝幫忙錄音的Bernie大哥,常常麻煩他這些事情讓他不能好好的打麻將大悶鍋,另外他還神通的把我的偉士牌修好了,真是要說他年少時的電機科學費完全沒白繳!
接下來我們會去我們的朋友- 帽子 那邊,錄另外一首逃到墾丁去的demo,錄好以後會請老王(大大)放上來,還有先預告一下...7月12號我們在城市光郎表演,跟馬猴還有波力港,當天還有其他表演,雖然我們不是SUPER IDOL,但是絕對廢話不多說,請大家來看吧!

還有再打個廣告!!!!!!!
家兄 台灣新銳藝術家 蘇光光先生,目前在台北關渡美術館內舉辦[Cold-Q]展覽,關渡美術館在台北藝術大學裡面,6/30號為止,6/29號下午14:00~16:00蘇光光本人會在館內導覽,另外有一點是如果有人看到昨天中國時報A14下的專訪,那個照片不是朱約信,是蘇光光。

地  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 101展覽室(台北市北投區學園路1號)
洽詢電話:02-2896-1000分機2432 關渡美術館教育推廣組


感謝各位!我愛你們,我愛妳們,這篇打了竟然快兩個小時,再這樣下去我要去報名卡內基潛能發展教育班了
說說罷了,中間其實我在吃起士餅配咖啡當早餐,Good morning!!!

                                       蘇不起

1 則留言:

挖馬姑娘 提到...

糟了!!蘇不起!!歌詞好像還是有ㄧ點點沒那麼大器.....
黃大哥什麼時候有空讓我去錄VOCAL啊~~